商洛新闻网
新闻热线:0914-2332002
首页 人物 通讯 正文

在一路风雨坎坷里潜行-记《紫荆树下》出品人郝忠锋

字号: 2017-08-19 15:47 来源:商洛新闻网

山里山外两地热

2016年10月,对郝忠锋来说注定是个难忘的月份。——他呕心沥血打磨多年的新编商洛花鼓剧《紫荆树下》终于搬上舞台,接受专家、领导、观众的检阅。

焦虑,自信,期待,疲备——五味杂陈的心态有点像儿子当年高考的心情。《紫荆树下》的艺术份量郝忠锋心里有底,但只有展演结果出来,才能长舒一口气。

2016年11月14日、15日晚,在陕西商洛大剧院内,曾作为第十一届中国艺术节陕西优秀展演剧目之一的新编花鼓戏《紫荆树下》再度呈现在商洛观众面前,感人又略带诙谐的剧情、婉转优美的花鼓唱腔,不时引发热烈的掌声和喝彩声。对于台下的父老乡亲来说,这掌声既有对两度梅、文华表演奖获得者李东桥演出风采的欢喜和追捧,更有着对台上自家乡党表演的肯定,因为与李东桥同台演出的30多位演员及演奏员基本上全来自商洛山花艺术团这一民办社团,他们中的多数属于无专业职称、无专业背景的民间艺人。“接地气”的表演不但把当地流传的民间故事活化在舞台上,更让观众领略到“家和万事兴”、仁义礼智信等优秀传统文化持久的魅力及感召力。

花鼓戏《紫荆树下》由郝忠锋、吴全喜编剧,辛书善作曲,陕西省戏曲研究院知名导演徐小强执导,“秦腔王子”、两度“梅花奖”得主、陕西省戏曲研究院艺术总监李东桥主演。该剧是根据商州紫荆村(原三贤村)民间流传故事改编而成,讲述了田家三兄弟父母早逝,大哥田忠仁将两个弟弟抚养成人,家业兴旺,和睦相处。三媳妇秋梅在村里大户人家西门柳氏的唆使下,看到大哥有病,想分家过自己的小日子,但因“紫荆不死,不能分家”的祖训难以实现。为达到目的,千方百计用开水烫死象征家庭团圆的紫荆树,逼迫大哥答应分家。不料分家后,秋梅将地产赌博输给了西门柳氏,光景一落千丈,秋梅悔不当初。看着家庭现状,三兄弟抱着紫荆树伤心痛哭,感动了天地,紫荆树死而复生,三兄弟又和好如初。知州听闻此事,赐“紫荆三贤”匾额以示嘉奖。《紫荆树下》歌颂了中华民族亘古传承的“家和万事兴”、仁义礼智信的传统文化,讴歌了田氏兄弟为了大家庭的兴旺无私奉献,克勤克俭,勤劳善良的传统美德,着力弘扬良好家风,表现真善美和人间大爱。

专家表示,《紫荆树下》是商州区历时三年精心打造的一台情感大戏,是市场经济下先进文化根植于民营院团的一次成功尝试。《紫荆树下》的成功上演,不仅填补了该区多年来未出大戏的历史空白,而且有助于发展商州地域文化,进一步提高“戏曲之乡”的对外知名度。特别是“大腕”级的导演、演员放下身段与基层演员相互切磋技艺,共同登台演出,对繁荣文艺创作和戏曲事业,培养戏曲新人,具有引领示范作用。

11月15日晚的笫二场演出,两个多小时的戏,观众的掌声多达13次之多。这天,郝忠锋聆听专家评戏,操心音响调整、演员吃喝化妆,天文地理,鸡毛蒜皮,事无巨细,还要应付一拨一拨讨要戏票的戏迷。展演是政府行为,戏票由组织掌控,郝忠锋无法满足亲朋故友、戏迷粉丝的戏票,只好在开演前频频带人绕后台化妆室、乐池,偷偷溜进剧场,惹得守门武警战士批评呵斥,点头哈腰地认错连连……

《紫荆树下》不仅在商洛山区一票难求,在八百里秦川大地的关中合阳县也受到热捧。

2016年10月29日日晚,在陕西合阳县剧院演出了商洛花鼓戏《紫荆树下》,引起了当地的轰动。这场演出是笫十一届中国艺术节优秀剧目的巡演。合阳县是本次艺术节的一个分会场。合阳属于关中地域,主流的戏曲是秦腔。当地人多把唱秦腔称为吼秦腔。

商洛花鼓戏民间通称花鼓子、地蹦子,流行于陕西省商洛地区。花鼓的音乐结构属于联曲体。它把一支支花鼓小调有机联缀起来,或单独使用或用几首曲调表现戏剧内容,构成具体的花鼓戏唱腔。明丽、婉约的旋律与高吭、厚雄的秦腔形成强烈反差。

合阳戏迷和专家认为紫荆树下的亮点有二:其一,《紫荆树下》的剧本选材好。通过清朝三兄弟的故事,引出了做人要讲规矩、尊圣言、恪守优秀的文化传统,符合当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内容。突出了生活中“家和万事兴”,互相包容,相互理解,才是人与人共处的主题。在这个主旋律下,讲到了家和国的重要性,团结才能战胜一切。戏词中:用汉武帝统一疆土、抵抗匈奴成就了中华一统;用康熙的平三藩,收复台湾和南海,象征了华夏儿女血脉相连,不可分割,才能实现真正的富强。其二,在人性上刻画了家族兴盛和哀落的原因。这部剧目用紫荆树象征了“团结一致”的主题,不管是对国家,还是对于一个家庭,都应该做到一致对外,不能窝里斗,让别有用心的人钻了空子,被别人利用。剧本在人性方面用《三字经》的起首句: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引导着观众什么是善?什么是恶?剧本通过三兄弟手足情深,共同持家,别人是无法挑拨离间的。否则,别有用心的人就会通过他们的妻子,实现拆散家庭的目的。这个剧情看似简单,却深刻揭示了人性中在功利面前,就容易失去初心。

生死关口走两回

写一台戏不易,把一个不错的剧本立体地、尽善尽美的呈献给观众更难。郝忠锋深谙个中苦辛。《紫荆树下》自2013年起创编剧本,先后召开多次坐谈会,广泛吸纳意见修改,经多方调研征询意见和向社会公开招募,最终确定由商州区示范性民营院团商洛山花艺术团承演,并于2016年4月21日签订《承演协议》。商洛山花艺术团于2016年4月18日与编剧签订《著作权合同》从而依法确定并取得该剧进一步加工排演相关知识产权。于2016年6月15日召开排演启动仪式,宣告正式进入排练阶段,于9月底圆满完成排练并汇报演出成功。

2016年10月份按照省文化厅要求,《紫荆树下》在商洛和合阳县成功参加了笫十一届中国艺术节展演,受到好评,合阳县还赠送了“花鼓唱响渭北,紫荆花开合阳”的匾牌,中国文化报、华商报、陕西日报、渭南、合阳和商洛电视台,商洛日报等主流媒体分别宣传报道。

《紫荆树下》自2016年4月份筹备排练至2016年10月31日演出结束,共累计产生实际费用3972400元人民币。

这些费用的百分之八、九十是郝忠锋借贷的。

郝忠锋,副高职称,商洛市商州区文化馆馆长,陕西作家协会、戏剧家协会、曲协、民协等协会会员,出过4本书,小戏、小品、散文、歌词多次在国内、省内获奖。商洛花鼓戏《紫荆树下》是他的第一个大戏,为了这个戏的健康成长,他豁出去了;商洛山花艺术团是他一手创办的民营院团,为了这个艺术团的健康发展,他可以不顾一切。

事实上,承揽《紫荆树下》排练任务的商洛山花艺术团,虽然人才济济,但家底薄弱,尚无资本大鳄入驻,融资只有靠郝忠锋“赤膊上阵”了。拖着病身的妻子给了郝忠锋最无私的帮助。她发动麻友,三万、五万,十万、八万不等,以解排演的燃眉之急。

为了融资跑路方便,郝忠锋买了辆摩托车,跑遍了商州的东乡、西川。

榴花似火的五月,《紫荆树下》到了带服装排练的茬口,杭州服装制作商不见30万元不发货;全国展演的日子渐行渐近,可谓步步紧逼。

六月的某天,郝忠锋骑车前往乡下找亲戚借钱。也许是杂事缠身,心神游离,注意力不够集中;抑或是新手上路,技不如人,他的摩托车在商州东龙山附近,一头撞进一辆货车的屁股里。生死关口的郝大编剧还算敏捷,一个激灵,弃车滚翻路边,额头见红,胳膊擦伤,除了头上落下鸡蛋大小状若公章似的青包外,四肢零件完好无损。郝忠锋从亲戚手里借到10万元。他的狼狈样让侄女——一个二十六岁回家准备举办婚礼的打工妹看到,女子立马把自己买嫁妆的4万元借给仍父,递存折的瞬间,一滴眼泪忍不住从姑娘的大眼窝里翻了出来……

尴尬中的郝忠锋依然不失文化人的幽默,他解嘲地摸着头上的疙瘩调侃:“要是这‘公章’能盖在银行的取款机上,伯伯就不难为我娃了!”逗得侄女破啼为笑。

七月。排练进入合成阶段,在西安请人录音的乐队指挥打电话给郝忠锋:一天内打10万元过来,否则,大家伙即刻走人……郝忠锋忙完排练场的协调工作,忙完剧本小节处理的细微改动,叮嘱出租车司机几点几分准时接送导演、演员住哪个宾馆,去哪里吃饭……又叼空踏上漫漫借钱路……

无独有偶,不幸的是又一次遭遇车祸——与一辆电动车相撞。回到家里,妻子心疼得不行,有心埋怨两句,又怕碌碡拽到半崖里——泄了丈夫的气,于事无补;不说,钱的事情毫无着落,话堵在喉咙憋得难受,末了,嗫嗫嚅嚅与丈夫商量,把三居室的房子卖了,以解排戏燃眉……

于是,郝忠锋的售房信息出现在微信。

郝忠锋举债排戏,被商洛文化圈称为“郝大胆”“郝三郎”(拼命三郎)。其实,他一个念头在脑中,两件大事在手上,三思而后赌一把,四处化缘……他时常处在绝望的边沿,失眠焦虑,但是天亮后,他依然微笑着出现在排练场,告诉同事们排哪场戏,重点是什么……

打造精品不言悔

到了2017年,《紫荆树下》取得了阶段性成果,商州区财政,省、市奖励等到账250多万,郝忠锋还清了手头高息贷款,还有百十万债务,窟窿不是太大,馍得一口一口吃,《紫荆树下》还需进一步精打细磨,参加陕西省第八届艺术节。

2017年6月6日下午,商洛市工农路商洛山花艺术团二楼排演大厅里,新编商洛花鼓戏《紫荆树下》主要编创及演职人员欢聚一堂,正式举行《紫荆树下》修改“升级版”排演启动仪式。

陕西艺术职业学院戏曲系主任尉霞担任执行导演。还有商洛剧团国家二级演员王向明青年学员张平加盟为“升级版”新增亮点。

新改剧在六、七月开排。今年高温,动辄三十七八度,看着汗流浃背的演员们的痛苦模样,郝忠锋给一家电器老板打电话购买空调,装空调的工人却迟迟不愿动工,细问原因,工人们很难为情地回答:你郝馆长排戏欠了一屁股烂账,商州城谁个不知,若不先付工钱,干了活放了鸽子,我们找谁说理呀。

郝忠锋摇摇头,从儿子留给妻子治病的银行卡取了一万元把空调装好。新改的剧本,除了部分旋律可改写之外,整个唱腔需升一个调式。也就是说,音乐得到西安重新排练录制。乐队指挥还是过去的腔调:三十万立马到账,录音如期完成,拖欠一分,免谈。郝忠锋一如2016年七八月,又开始高息举债,又从妻子的银行卡取了剩余的所有余款打到对方发来的银行卡上。

2017年8月8日,新改剧本彩排,郝忠锋找到商洛市影剧院洽谈演出事宜。剧院经理一口咬定:把你去年的十余万场租费还了,否则免谈。郝忠锋四处化缘借贷打通了彩排通道。临装台了,通往剧院门前的中心广场道路突然拦了起来搞改造,原本三个小时的运输,山花艺术团用蹦蹦车拉布景,人抬道具,整整折腾了一个通宵。郝忠锋,临天明回到家里,人累得像下了套的牛,落了杆的猴。睡了不到二个小时,便起身直奔剧场,开始新的一天彩排准备工作……

8月8日上午,远在北京的儿子从网上看到老爸《紫荆树下》彩排的消息,与父亲视频,关切的话说完,最后撂了一句:爸,你整天和艺术家打交道,能不能把胳膊洗白点,看你胳膊像两个黑木棍,郝忠锋无奈的解释,太阳晒得,洗不白。儿子突然哽咽着嘟囔:快六十的人了,整天扑出扑进,图个啥吗?

郝忠锋关了视频,却关不掉反复缠绕心头的“图个啥”的胡思乱想。

作为文化馆长,商洛山花艺术团是他一手组建的民营院团。七八年来,他和团长李英莉带着院团跑遍了商州的沟沟岔岔,坡坡洼洼,把演出送到人迹罕至的边缘山区,,就图个让大山深处的父老乡亲也能像城里人一样,分享改革红利,满足精神需求。

也许是过于劳累,最近他心慌的不行,救心丸便寸步不离地装进口袋。他开玩笑道:万一身子日他了,棺材里有两张《紫荆树下》的光碟陪着,这一辈子也就不亏了……

8月8日晚7时,《紫荆树下》“升级版”在商洛市剧院顺利彩排,为冲刺陕西省第八届文化艺术节做好充分准备。

彩排演出博得了在场艺术家的阵阵掌声,演出结束后,商洛市群众艺术馆馆长王海青现场为演员献花祝贺,商洛剧团团长李晓斌以及来自北京的吴艳秋导演等看完演出后给出了很高的评价。

在接受《三秦都市报》记者采访时,郝忠锋表示:“我们虽然是非专业院团,队伍小,经济基础薄弱,但是在我们团队的共同努力下,克服了经济基础薄弱等困难,目前最大的愿望争取尽快还完所欠债务,再就是能有一辆演出车,这样就能更方便下乡巡回演出。让艺术走进基层,走向农村,为更广大的观众呈现最为专业的戏剧表演。将《紫荆树下》升级版所呈现的‘家和万事兴’的正能量传播给更多的人。”

立秋了。秋天是收获的季节。郝忠锋收获如水长流的人生,在一路风雨坎坷的岁月里潜行。酸甜苦辣不是生活的追求,但一定是生活全部的滋味。(作者  侯占良)

关键词:商州 商洛花鼓

作者:侯占良 责任编辑:商洛新闻网

查看心情排行你看到此篇文章的感受是:


  • 支持

  • 喜悦

  • 新奇

  • 疑问

  • 幸福

  • 同情

  • 感动

  • 不解

  • 无奈

  • 搞笑

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