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号登录

手机号注册

注册
西部网 商洛数字报
今天是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029-63907150

呼噜声里

来源:鱼在洋说
发布日期:2020-09-30 07:35:33
36735

有些事过了想想有趣,当时却是痛苦的,甚至让人有痛不欲生之感。比如说和一个打呼噜的人住一个房间,夜里睡不着,一住就是三天。那年省散文学会在汤峪镇搞了个几个省作家的笔会,我和一个姓陈的作家,住在一个房间。多年老朋友了,住在一起,高兴得很。可夜晚来了,就让人笑不起来了。 
  他爱看电视,看的是纪录频道的动物们。电视一关,头刚挨着枕头,呼噜声就响起来。那种呼噜声,在黑黑的夜晚非常的恐怖。就像被人掐住了脖子,随时有一口气儿喘不上来一样,声音一呼一吸,还带哨子吹似的,一高一低。 
  我躺在这边床上,翻来翻去总是是睡不着。用手捂了耳朵,也能听见声音,只好用手拍了拍三四下床。他醒了,大声说,想哪个女人了睡不着啊。言毕,又呼噜起来。 
  我气得真想杀了他。这一夜在呼噜声中,数了几十回羊也入不了睡,看着天一点点亮起来。 
  第二天的活动,别人都兴高采烈,我却是无精打采。我对他说,老哥你的呼噜声太大了,简直让人睡不着。他说不好意思,今晚你先睡,你睡着了我再睡。 
  果然,他是个说话守信用的人。他把电视声放得很小,等着我睡着。半夜了,我突然听不见他的呼噜声。弄开灯,睁开眼。忽然看见一个光着上身的男人,腰里围了条床单。正低着头深情地看着我。吓得我魂儿差点丢了。 
  我说你怎么了?他说我看你睡着了没?好让人感动,又让人恐怖。他说,小时在农村抬石头,把人累出病了,治也治不好。没办法不呼噜。 
  我心里同情他,就说累了,都睡吧。他的呼噜又打起来,我没睡着又不好意思叫他,又是一夜无眠。 
  会议还有一天的时候。我提前离开了。为了不伤他的自尊,我说单位有点事。 
  其实,我是让他的呼噜搅和得待不下去了。回到家我晚上七点就睡觉,美美地睡了一觉。 
  可见,能睡觉是多么幸福的事情啊。 
  男人大多打呼噜,就像我有时喝多了酒也打,只是轻轻的,比较抒情,不像别人的狂风暴雨。 
  有个小说我现在还记得,说的是有个女人死了丈夫,可是每天夜里家里竟然还传出呼噜声。 
  邻居们前几天还以为是听错了。一连几日都这样,女人们总是敏感的,窃窃私语起来,说这个女人不正经,男人刚刚死,就有了野汉子。看她的目光都怪怪的,也悄悄把自己的男人都看紧了,生怕自己的男人到别人的床上去打呼噜。 
  有个长舌妇实在好奇,那天在院子里遇见那女人,就问,你睡觉打呼噜吗?那女人说不啊。她说你家里怎么老有人打呼噜?那女人的眼泪下来了。她说,我那死鬼男人,打了一辈子呼噜,早早撂下我走了。我睡觉没有呼噜声就睡不着。走,你到我家去看看。 
  两个女人到了家,发现了个录音机。那女人压开了播放键,呼噜声便排山倒海响起来。那女人说,本来是他活着时录下让他治呼噜的,没料想成了这…… 
  长舌妇的眼泪也流下来了。习惯了呼噜声的女人的夜晚原来是这样睡觉的。 
  原来讨厌的呼噜声里也有爱情,也有美好呀。 
  能打呼噜的人,都是心大的人。男人心大,能干成大事情。干不成大事情,也不鸡肠狗肚。我有个朋友当年打麻将,让抓进了治安队。大家都慌得像无头的苍蝇,想着如何向单位交代,如何向老婆交代,如何去筹钱,他却睡在地上打起了呼噜。别人问,你怎么办呢?他说,先睡好再说,总有办法的,哈哈。竟然还笑得出来,真让人佩服。 
  反腐败风声紧,要是纪委叫去哪个常坐在台子上高谈廉政的官员,晚上肯定不会打呼噜。谁的心都受不了重压,如同天崩地裂,人生就此崩溃,永无翻身之日,谁不失眠,谁不一夜白发。 
  要是真能打呼噜的,保准是冤枉了,相信人间自有正义在,明天就能又站在阳光下。 
  阳光蓝天,秋高气爽的日子,因为要拍个商洛作家的纪录片,我们陪着北京的编导,在秦岭里头乱窜。 
  在西流河边,又见到那个姓陈的作家。他病了,脸有点肿,胳膊上好多针眼儿。拄着一个拐杖,还是依然那样豪爽地招呼我们喝酒吃饭。 
  他不喝酒了,也随便吃了点儿,就坐在包间外面,听着我们在里面划拳喝酒。他的目光望着傍晚的街道,目光却是空洞的。他肯定想起了他这个原来划拳喝酒的主角,现在只能当观众,心有不甘呀。 
  我出来了,坐在他旁边,又说起了他当年打呼噜的趣事。我说。还打呼噜吗?他说打得美美地,会好起来的。我说,能打呼噜说明心情好,打呼噜的人都好命。我们都笑了。 
  那天傍晚,我们的车在高速路上疾驰,我的心情有点郁闷。怎么一不小心我们都老了,就像成天在高速路上飞奔,快跑到头了,却没有留意路边的风景。 
  头发白了,耳朵背了,明白珍惜时该珍惜的点滴美好早成了昨日黄花。 
  生活里有好多东西值得珍惜,值得怀念,比如青春,比如当年那讨厌的让人吐槽的呼噜声。

本文来源:鱼在洋说作者:鱼在洋

我要说两句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