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号登录

手机号注册

注册
西部网 商洛数字报
今天是

违法不良信息举报
029-63907150

思念我的母亲

来源:商洛日报
发布日期:2019-05-16 09:54:03
3594

人间最美四月天。可就在这最美的季节里,我的母亲离我而去。这几天,哀思像窗外的雨水一样,诉说着过去我与母亲在一起的日子。 

小时候,我同时有几个小名。村里人差不多都叫我“老哑子”,到四岁了,还不会说话,很多人认为我这辈子可能是个哑巴。可母亲从来没有随大家这样叫,也不许家里人这样叫。因此,家族的人,包括哥姐都叫我“二根林”,而母亲叫我“老二娃”。我清楚地记得,这个小名也只有我母亲一个人叫。在万千人群中,如果有一位母亲喊“老二娃”的话,那一定是母亲在叫我。也就是在这几天,想起儿时母亲喊我的情景,才有心思揣摩她不叫我“老哑子”的真正原因,那是一位母亲本能地保护自己的儿子,不想在他幼小的心灵里留下哪怕一点点创伤,也更是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好起来。 

六七岁的时候,一天到晚只觉得饿。饿,是那个年代的标签。母亲为了家人能吃饱饭,有一年,农闲的时候,就背上背篓,带上我,从老屋出发,顺着梅子沟、柴家沟挨家讨饭。村人见了我们,有的给一升半升的红薯干,有的挖一碗苞谷,讨到哪一家,只要大人在,都会给我们一些,不会让我们失望。母亲很欢喜,对我说“老二娃你看,好人还是多”,我连连点头。那年头,家家都缺吃的,母亲说,“都是人家从嘴里省下来的,要晓得念及人情。”那一次,我跟母亲讨了三天饭。那三天,也是我童年甚至少年记忆里跟母亲最亲近的三天。自此之后,要么母亲忙于农活,要么我忙于自己的事,总也没有时间再与母亲单独待上一整天,哪怕半天。从我18岁参加工作到现在,已过去了一万一千七百多个日子,一想到竟然没有和母亲相处过完整的一天,不禁悲从中来,自己好自私啊! 

在陪护母亲的那几天,我拉起母亲的手时,眼前就浮现起当年母亲拉着我讨饭的情景。“牵着我妈的手,又吃的那么饱”,是我时不时向家人炫耀的经历。乞讨的路上,母亲给了我最暖心的记忆,也让我知道了一粥一饭的来之不易。 

上了小学,因为身体斯文,我就借作业多逃避上山砍柴打猪草、烈日下割麦子那样的重活。这些苦活累活,也就全然落在了我姐和我哥肩上,他们时常在背地里骂我懒。这些小心事,不知道母亲看破了没有,反正她从来没有责怪过我,更没有骂过我。而当我们姐弟闹矛盾厮打在一起时,收工回来的母亲,就操起树条子。但大多时候,等她找到树条子,我们早逃之夭夭了。后来才看出是母亲故意让我们逃掉的。哥哥性子倔,总认为自己占理,就是不躲,挨的打也最多。但母亲即使再愤怒,也从没打过我们的脸。今天想起来,没有多少文化的母亲是在循“打人不打脸”的古训。而我自己教育孩子,总是那么简单那么粗暴,顺手就来一耳光。唉!想来很是愧疚:我咋没有学会母亲的智慧和宽容呢? 

30多岁时,每次回老家看父母,都是来去匆匆,而且有时一言不合就给母亲甩脸色,尽管起因是为他们着想。有那么一天,偶尔发现,一辈子喳喳呼呼的母亲竟被我训得噙着泪,心里一下子难过起来:咋就忘了“百孝顺为先”呢?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对母亲发过一点点脾气,没有甩过一次脸色了,事事都依着母亲、顺着母亲,只要她高兴就行。 

前年腊月,母亲重病中风,不会说话了,我不由得黯然神伤。在母亲弥留之际的那几天,我看着母亲一动不动地躺在那里,禁不住一次次泪流满面。我喊着母亲,摇着她的胳膊,母亲睁开了眼睛,可那目光是那么的空洞和茫然,仿佛已越过我的头顶,看到了我身后遥远的地方!我知道,母亲就要走了,就要去另一个世界。我想,那个世界肯定很安谧,没有劳苦,没有饥饿,没有牵挂,也没有病痛吧! 

人间最美四月天,忘忧萱草依堂前;去年持怀曾为寿,今日相隔竟永年。

本文来源:商洛日报作者:高鑫

我要说两句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