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号登录

手机号注册

注册
西部网 商洛数字报
今天是

商州腌菜

来源:商洛日报
发布日期:2022-12-07 15:43:34
4083
发表于陕西

早上路过菜场,三轮车上翠绿的莲花白被剥得光溜溜,且价格便宜,我便一下子买了七八个,满满的一大袋,费力提着往回走。路遇熟人不断,不时有人礼节性地问一句,买这么多啊?答曰:“腌咸菜用。”莲花白腌咸菜,山外人没听过,我笑笑不作声。

立冬之后,就到老家人该腌咸菜的时候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三十多年前的秦岭山里,冬季家家户户都腌咸菜。那时候,地里种的菜不外乎莲花白、红白萝卜和白菜。白菜萝卜腌咸菜软溜溜、顽筋筋不好咬,入味慢还容易起沫子,莲花白便成了不可多得的主角。记得母亲说过,只有经了霜的菜腌着才能久放不坏。霜降节气过后十几天,莲花白砍回家切成丝,红萝卜绿辣子切成丝,香菜芹菜切段,生姜切成末,大蒜剥皮。全部都准备好了,切成丝的莲花白用大竹笼担着,清凌凌的河水边刨深一点,下游堵几个大石头就成了小水潭。盛着菜的笼子放到水潭里,水不深不浅刚好没到笼沿。蹲在大石头上,一手提着笼,一手拿擀面杖轻轻搅动,等菜笼下流过的水变得跟河水一样清时,提起来放在岸边石头上,水控得差不多了再挑回去。家里的大缸早已洗净晾干,淘回来的菜倒半笼入菜缸,用棒槌仔细地压瓷实后,铺一层切碎的芹菜和香菜,再铺切成丝的红萝卜、绿辣子、生姜,还有从香料铺子里配的大料,小瓣的大蒜,最后放上适量食盐。接着再倒进去半笼菜,压瓷实,放调料……一层层直至大缸全部压满后,洗净的大石头压上去,半天工夫,石头便陷进了菜汁温柔的怀抱,在缸里成了水围城。腌制好的咸菜需等一礼拜左右,菜叶子变成了水黄色,拿筷子轻轻一搅,满屋子都是淡淡的咸香菜味。

小时候的冬季,滴水成冰。早饭洋芋糊汤煮好后,捞一小盆咸菜,调一点点熟的蒜苗油,一顿惬意的农家早餐便大功告成。午餐苞谷糁里下着不多的面条和一把菠菜,几根蒜苗用小铁勺炒了倒进去,加盐就成了调和饭,咸菜更是它的灵魂。因为它的简便和美味,家家户户冬天都是咸菜度岁月,日子也过得生气勃勃并不寒酸乏味。春天到来,天气回暖,缸里的咸菜便很难保存了,白花花的泡沫漂一层,咸菜也被菜汁浸泡得有了酸味。天气晴好的早上,缸里的剩菜连着菜汁一起放到大铁锅里煮开锅后控干水分,然后倒在篾席上晾晒至干透以便保存。食用时只需用开水泡开,捏干水加些佐料即可,这在我看来就是正宗的“梅菜”。

随着改革开放,经济快速发展,家家的菜篮子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山里人也不再是靠咸菜度日月了。但母亲在世的时候,一直保留着腌咸菜的习惯。如今父母离开我们已十余年了,我们姊妹几个也都离开家乡在外谋生,我也会在他乡的冬季腌制一小罐咸菜打打牙祭。

又到一年腌菜季了,老家以前供我们一家人腌咸菜用的两口大缸静静站立在屋檐下,木板做的瓮盖上落了厚厚一层灰,闲置在老屋的一角,压菜用的大石头也早已不知去向,只有小院在默默地诉说着那曾经的故事。

本文来源:商洛日报作者:王会珍

我要说两句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相关阅读